需求预期低迷使得原油的风险溢价被低估至少7美元/桶

作者:综投财经
字体:
时间:2019/11/04 18:52
来源:金投

尽管2019年以来地缘风险时间频发,但是油价走势依旧疲软,因国际贸易担忧情绪和全球经济放缓使得需求预期大幅下降,抵消了风险因素的影响。一份量化分析数据显示,因市场需求预期疲软,导致原油的风险溢价被低估7美元/桶。

而随着沙特近期产量大幅回升,更加剧了全球供应过剩的担忧情绪。近期沙特向巴西发出要约,希望该国加入OPEC,不过巴西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该国10年内产量料增加240万桶/日,达到550万桶/日,跻身世界五大产油国之列,这和OPEC想要减产以维持油价的政策目标相悖。

眼下市场正在关注国际贸易局势进展,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兹鲁伊上周六称,国际贸易局势的进展将对2020年和2021年走势产生关键性的影响。

需求预期低迷使得原油的风险溢价被低估至少7美元/桶

2019年以来,油市不乏地缘政治风险因素。除了沙特油田遇袭导致该国产量一度下降570万桶/日,利比亚国内政治动荡导致该国最大的油田沙拉拉油田多次面临关停的可能。此外美伊紧张局势也不断发酵,伊朗此前曾多次放言不排除可能会封锁霍尔木兹海峡,这令全球三分之一的原油出口面临着风险。

但是即便如此,今年以来油价总体走势疲软。对此分析人士表示,石油交易商并没有忽视地缘政治风险,但是相比较之下他们更加担心的是国际贸易局势所导致的经济放缓,而不是因为中东局势所导致的供应中断。

这至少解释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在9月14日沙特油田遭遇袭击油价一度上涨近20%之后,油价却出现了持续性回落的走势。

自袭击发生以来,缺乏更持久的风险溢价是令交易员感到困惑的一个问题、尽管沙特很快的恢复了产量,但是这个事件也让沙特失去了提供备用产能,以防止未来供应中断时为全球供应提供缓冲的能力,同时也暴露了沙特的石油基础设施在面对风险事件时的脆弱性。

对此研究公司Capital Economics首席商品经济学家卡洛琳·贝恩试图将风险因素量化,从而更好的对油价进行评估。

量化的结果显示,基于基本面油价应当高于当前的水平。当前油价较预估水平低7美元/桶,这反映了市场对于全球经济放缓的忧虑,而国际贸易局势无疑是最大的诱发因素。

在9月14日沙特油田遇袭后,油价一度出现近20%的涨幅,但是到10月底油价已经回吐了更多的涨幅。这说明市场并不是没有对风险因素做出反应,但是对于经济放缓的忧虑抵消了风险因素的影响。

贝恩的模型基于三个关键因素:石油的固有风险溢价、基于供需关系的石油基本价格以及存储费用。同时该模型选取的时间计算起点为2017年1月,因当时市场已经基本处于供需平衡的状态且地缘政治风险也相对较低,当时每桶原油的固定风险溢价为3.2美元。

不过贝恩认为,随着全球央行进入了宽松周期,这可能有望推动经济复苏,折价可能会有所收窄,从而推动油价回升。

OPEC产量自8年低点反弹,邀请巴西加入夙愿或难成,因该国仍有240万桶/日增产空间

另一个抵消风险溢价的因素是近期沙特产量的回升。随着沙特从油田遇袭的打击中迅速恢复产量,这使得OPEC的原油产量自8年低点反弹。

船舶追踪数据显示,10月OPEC的14个成员国共生产2970万桶/日的原油,较之9月增加了111万桶/日。其中沙特的原油产量恢复是主要因素,调查发现沙特10月原油产量为990万桶/日,较9月份增加85万桶/日。此外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和委内瑞拉也出现了产量的增加。

OPEC+将于12月召开会议以讨论需求疲软的情况下是否需要进一步减产以支撑油价。市场普遍预期OPEC+将会延长2020年3月底到期的减产协议,同时多家机构预期OPEC+将在本次会议上寻求进一步的减产。

10月产量下降最多的国家是厄瓜多尔,因该国国内的动乱局势,导致该国主要石油生产设施中断。此前厄瓜多尔能源部长表示,厄瓜多尔的抗议活动使石油产量减少了52万桶/日,其中私营部门产量减少8.3万桶/日。这使得该国的产量跌至12万桶/日。但即便如此仍不足以抵消沙特产量的回升。

值得注意的是厄瓜多尔将于2020年正式退出OPEC,这可能导致OPEC的减产执行率进一步下降。

同时有消息称,沙特非正式邀请巴西加入OPEC,对此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表示,沙特非正式地邀请巴西加入OPEC,他对此表示欢迎。数据显示,巴西近海油田的原油产量一直在迅速增长,8月产量达到创纪录的310万桶/日。如果加入将使巴西成为仅次于沙特和伊拉克的第三大OPEC产油国。

1

巴西经济部长保罗·瓜迪斯表示,鉴于该国可能在未来十年内成为世界五大产油国之一,邀请加入OPEC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巴西的石油政策目标可能与OPEC的目标相违背,一份数据显示,随着最近巴西在亚盐层发现源源不断的石油来源,巴西2030年的产量将达到550万桶/日,即从当前的基础上在增加240万桶/日,这对于OPEC想要通过减产来维持油市平衡的目标难以实现。

巴西方面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在受到邀请后表示,沙特已邀请我们加入OPEC,我迅速与矿产和能源部长交谈,他给我的回复是,这有利有弊,不应迅速做出决定。因此目前只能视作是一个邀请。

从长期看,巴西的石油产量仍处于快速增产的过程中,无论加入OPEC与否,都将对OPEC减产的努力造成压力,在全球需求疲软的情况下,将对油价构成压力。

阿联酋能源部长:国际贸易局势对2020年和2021年油价走向产生决定性影响

眼下市场正在关注国际贸易局势的进展,这可能会使得市场将注意力部分转移到油价的风险溢价上来。

上周五因美国非农数据和中国制造业数据好于预期,同时国际贸易传来显得利好消息推动刷新四个交易日高点,收复上周大部分跌幅。

新华社北京11月2日消息称,11月1日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应约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通话。双方就妥善解决各自核心关切进行了认真、建设性的讨论,并取得原则共识。双方讨论了下一步磋商安排。商务部部长钟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等参加通话。

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兹鲁伊上周六表示,在持续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下,国际贸易局势将决定2020年和2021年的石油需求前景。

马兹鲁伊表示,除了供需因素外,地缘政治变化,经济前景和国际贸易局势将在确定2020年石油需求规模方面可发挥巨大作用。尤其是国际贸易局势出现明确信号时,关于2020年和2021年的石油需求预期才更加清晰。

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削弱了全球石油需求增长的预期。国际能源署10月下调了对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期以及对OPEC原油的需求预期,因全球经济活动进一步放缓,这令市场猜测OPEC将在12月加大减产的力度。

马兹鲁伊表示,作为OPEC第三大产油国的阿联酋正努力遵守OPEC+的减产协议,维持307万桶/日的产量配额。同时马兹鲁伊呼吁其他产油国也能遵守减产协议。马兹鲁伊暗指的是尼日利亚和俄罗斯,尽管此前OPEC上调了尼日利亚的产量配额,但是该国依然未能达成减产目标。而俄罗斯的10月的产量为1123万桶/日,也高于OPEC所规定的1119万桶/日。

  原标题:需求预期低迷使得原油的风险溢价被低估至少7美元/桶

>更多相关文章
| 行情分析 | 投资入门 | 原油投资 | 原油价格 | 理财小知识 | 原油投资 | 理财方法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网站统计
鄂ICP备14010903号-6 | 鄂公网安备42011502000165号 聚金网 版权所有 本站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
Powered by 聚金网  © 2011-2016 武汉聚金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