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9到2020 互联网金融当悟新人换旧人

作者:网贷之家
字体:
时间:2020/01/01 13:52
来源:网贷之家

互联网金融在辗转反侧中又度过了一年,向左向右各有选择。向左,是保持现状,以活下去为基本诉求,静待转机。向右,是转型发展,寻求新的出路和避风港。

可以看到的是,互联网金融的2019年是监管政策全面落地的一年,也是新概念、新形态逐渐形成的一年。肃清、转型成为P2P的常态,超过20个省市宣布“一刀切”。

其次,消费金融牌照有所放开,小米集团、平安集团等纷纷入局,网络小贷也开始重启。其中,包括51信用卡、微贷网等在内的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正谋求申请新的互联网小贷牌照。

与此同时,第三方支付机构、大数据、风控等上下游产业链也迎来整顿风暴。央行等监管部门多次发文整治,并对支付机构开出了100余张罚单,罚没金额合计超过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大数据、软件开发及广告推广、支付结算、风控征信等多个领域均有公司被调查,包括同盾科技、魔蝎科技、翼支付、考拉征信等。同样的,公信宝、BISS(币市)交易所、ChainUP等区块链、虚拟货币相关企业也被端。

此外,银行、保险、消费金融等持牌机构等乱象纷杂,而接连面临整顿。银保监系统重拳出击,要求全面排查市场乱象,并按照相关要点开展整治工作,“有什么排查什么,查实什么整治什么,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

2019年,最新颖的名词莫过于“银行理财子公司”和“数字科技”。这一年,9家银行子公司开业,这个全新的形态从无到有,也将从“1”到“10”。目前,已经获得批准理财子公司开业的银行类型包括国有大行、股份行与城商行等。

对于数字科技而言,从京东金融2018年下半年更名开始,数字科技这个名词越来越多的在企业名称或业务中有所体现,包括小米数科、玖富数科、我来数科等。同样的,“科技”二字也开始成为主流,已经更名的包括91金融、拍拍贷等。

01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什么时候结束,只是都谁都明白,死在黎明前的不能是自己。就如同在草原上奔跑的羚羊,狮子永远都在后面追赶,一个不小心就会丢掉小命。

2019年2月,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显示,牵头负责重要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并统筹实施监管,统筹互联网金融监管工作等被纳入央行的职责范围内。

具体来看,由央行金融市场世负责承担重要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并统筹实施监管的具体工作。统筹互联网金融监管,评估金融科技创新业务。其中,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为央行副行长潘功胜。

2019年12月17日,潘功胜在2019第三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提到,我国互联网金融迅速兴起,几乎覆盖了金融业所有领域。但快速发展中,一些业态创新跑偏,从业机构良莠不齐,行业生态不断恶化,风险持续积累扩大。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从互联网金融风险积累、扩大、暴露,到此后持续至今的清理整顿,我们付出了巨大代价,教训非常深刻,值得认真反思总结。”潘功胜还表示。

具化到行业来看,第三方支付机构无证支付等问题突出,虚拟货币投机炒作不断,校园贷、现金贷、网络炒汇频发。从监管的角度来看,行业正在边整边改,监管制度逐步建立并完善,非银行支付、网络借贷、互联网保险等领域的监管框架基本确立,并不断完善。

事实上,要数最为震撼的莫过于2019年3月15日,央视“3·15”晚会点名现金贷乱象。报道指出,“714高炮”要钱更要命,包括多家上市系现金贷平台,合计共有130多家。

随后,多地监管跟进,要求各相关机构应充分认识防范和化解高息现金贷等业务风险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严守法律法规底线,不得开展高息现金贷、“校园贷”、收取“砍头息”、暴力催收、侵犯用户隐私等违规活动。

据柒财经旗下柒闻网此前报道,各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的2019年度工作规划中明确了其在2019年度的重点工作。总体而言,多数以围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为主基调,同时兼顾加强地方金融监管治理。

其中,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表示,守好底线,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值得关注的是,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还特别强调,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整改工作,坚决取缔违法违规金融活动,持续关注重点领域风险。

在如何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方面,湖北省提出目标,银行不良率要低于全国、中部平均水平,全省非法集资新发案件数、陈案积案数继续下降,互联网金融已知风险、“非法校园贷”风险、类金融机构风险基本可控,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除了地方金融监管部门,银保监、央行等部门也针对银行、保险等金融主体开展专项整治活动。据了解,银保监会曾提出,重点整治保险机构是否与从事理财、P2P借贷、融资租赁等互联网金融的第三方网络平台存在合作等多个方面。

支付方面,第三方支付机构代扣接口的管理加强,罚单接连不断。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全年,央行共对第三方支付公司开出100多张罚单,合计罚没金额超过1亿元。其中,最大的要数环迅支付收到的合计被罚没5939.4万元罚单,占据了罚单金额的“半壁江山”。此前,易宝支付也曾在2016年被罚没超过5000万元。

02 全民查漏补缺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2019年4月,一场西安奔驰车主维权闹剧的发生,让“金融服务费”成为了大众词汇。可以说,从来没有哪个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普通老百姓知晓。

这是一次全民学习的轰动,也揭开了汽车销售行业的一块黑布。“买奔驰吗?还没出门就漏油那种。”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作为弱势的一方,往往会被工作人员“牵着鼻子走”。

中消协表示,针对本次奔驰车主维权事件,如果经营者违规收取金融服务费,按照《汽车销售管理办法》:经销商应当在经营场所以适当形式明示销售汽车、配件及其他相关产品的价格和各项服务收费标准,不得在标价之外加价销售或收取额外费用。

最终,负责销售的4S店西安利之星汽车有限公司被罚100万元,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也被北京银保监局罚款80万元。有数据显示,36.9%的人表示不会选择汽车金融产品,30.5%的用户会使用汽车金融产品,但会注意汽车金融服务费。

经销商对汽车金融市场有多重要?一家上市公司在其招股书中透露,4S经销商及合资格二网经销商的销售渠道通常与互联网平台相比,拥有更高的金融产品渗透率,分别介于35%至40%与25%至30%,可以更好地实现金融产品的交叉销售。

事实上,针对金融服务费式的“砍头息”,北京市海淀法院网在2018年1月5日发布的《对汽车金融服务费说“不”》一文中表示,汽车销售公司自行收取金融服务费并无任何法律依据,应当退还。最终,法院判决汽车销售公司退还金融服务费。

除了金融服务费,还有部分机构收取GPS费用等。此外,还有用户被忽悠“一成首付”买车,最终变为租车,陷入两难境地。这些平台通常采用1+3的模式,用户以低首付方式租满1年,1年后可选择一次性付清,或申请分期,或继续租赁等。

03 金融科技应用试点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作为金融科技业务的主管部门,央行可谓尽心尽力。2018年,央行科技系统提出,要准确把握金融科技发展新要求,全面提升科技支撑能力,努力发挥科技引领作用。

加快架构转型,推进“数字央行”建设;筑牢网络安全防线,助力防控金融风险;加强研究规划,推动金融科技规范应用;加强标准供给,推进标准建设与治理融合。

进入2019年,央行不断细化任务,进一步明确将高质量推进“数字央行”建设。同时,指导协调金融科技应用。建立金融科技监管基本规则体系,强化金融科技规范应用,加快监管科技应用实践,研究出台金融科技发展规划。

2019年8月,央行正式出台《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以下简称《规划》),明确建立金融科技监管基本规则体系。针对不同业务、不同技术、不同机构的共性特点,明确金融科技创新应用应遵循的基础性、通用性、普适性监管要求,划定金融科技产品和服务的门槛和底线。

《规划》提出,运用数字化监管协议、智能风控平台等监管科技手段,推动金融监管模式由事后监管向事前、事中监管转变,有效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消除信息壁垒,缓解监管时滞,提升金融监管效率。

根据《规划》,到2021年,建立健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四梁八柱”,进一步增强金融业科技应用能力,实现金融与科技深度融合、协调发展,明显增强人民群众对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金融产品和服务的满意度,使我国金融科技发展居于国际领先水平。

在此之前,央行已会同发改委部门,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十个省市,启动了金融科技应用试点,围绕四个方面为金融科技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供制定经验和相关的经验借鉴。

2019年11月,据经济参考报消息,多地金融科技应用试点项目获批并启动,中国版“监管沙箱”也随之全速推进。其中,试点地区的具体试点方案也已正式获得六部委批复。

据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了解,获批的城市或省份包括北京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福建省、山东省、广东省、重庆市、四川省、陕西省。其中,广东省以等牵头,山东省则以青岛市为主力军。

以北京为例,北京市获得批复的应用试点项目46个,涉及金融机构和企业77家,数量位居十个试点省市之首,涉及金融、医疗、社保、养老、三农等各个领域。

04 打击“套路贷”

自古深情留不住,只有套路得人心。套路贷便是如此,让人“欲罢”不能,债务高企。事实上,“套路贷”的实质是一个披着民间借贷外衣行诈骗之实的骗局,为的是侵占被害人的财产。

2019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强调,“套路贷”与平等主体之间基于意思自治而形成的民事借贷关系存在本质区别。

具体而言,民间借贷的出借人是为了到期按照协议约定的内容收回本金并获取利息,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也不会在签订、履行借贷协议过程中实施虚增借贷金额、制造虚假给付痕迹、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行为。

强力打击“套路贷”,各地在行动。2019年4月,浙江省警方通报称,累计打掉“套路贷”团伙343个;抓获团伙成员3347人;破获各类案件4888起;查封、冻结、扣押非法资金4.27亿元;起诉361件1723人;一审、二审共审结150件908人。

广东公安厅5月14日通报,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广东省公安机关共打掉黑社会性质组织130多个、恶势力犯罪集团400余个,破涉黑恶案件一大批,刑拘涉黑恶犯罪嫌疑人6.94万人,查冻涉案资产过百亿,带动全省刑事警情、刑事立案分别同比下降10.5%和9.5%。

2019年9月3日,公安部通报称,自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全国公安机关严厉打击“套路贷”违法犯罪活动,共侦办“套路贷”团伙案件189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8651人,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8790起,查扣涉案资产161.76亿元。

同时,公安部要求,继续加大对“套路贷”违法犯罪的打击力度,铲除“套路贷”团伙窝点,打掉“套路贷”团伙开发使用的非法放贷APP、非法网络借贷平台,查扣银行账户及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涉案资金,打掉专门从事非法催收业务的职业催讨团伙。

05 上市or上坟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上市,还是上岸,亦或是上坟,等待与冲刺并行。在冲刺的过程中,倒下去的多如牛毛。

据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不完全统计,仅在上市征途中失利,且最终奔向“牢笼”的就有近10家公司。其中,包括麦子金服、爱财集团、草根投资、泰然金融、理想宝等。

12月29日,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通告,杭州信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钱某龙主动向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投案,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对其立案侦查,并对相关涉案人员开展调查工作,对相关资产开展查控工作。

据了解,钱某龙为爱财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钱志龙,曾是阿里巴巴第75号员工,并在支付宝团队担任要职。爱财集团旗下产品包括爱又米、出未校园、原质资本,以及米庄理财等。

一个月前,上海一家知名网贷平台也轰然倒塌,15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据了解,这家平台集团为黄大容控制的麦子金服集团。

根据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12月3日发布的通报显示,麦子金服的运营主体上海麦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于2019年11月23日被立案侦查,公司15名高管被抓。

2017年,麦子金服曾计划借壳“鲈乡小贷”在美股上市。不过,最终宣告失败。对于终止与鲈乡小贷的股权互换协议,麦子金服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未来可以期待在资本市场上的进一步动作”。

没有等到新动作,却等到了警方的一纸公告。有类似遭遇的也包括泰然金融与网信集团旗下网信理财。此前,泰然金融曾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招股书,而后拟借壳上市。

2019年11月3日,杭州市公安局高新区(滨江)分局发布通报称,已于11月2日对浙江小泰科技有限公司(下设“泰然金融”平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至此,泰然金融的上市梦也就此断裂。

此前,网信集团旗下网信控股宣布与美国上市公司完成合并,标志着将进入美国资本市场,而后告吹。杭州的草根投资也在2018年年中掀起一场风暴,其创始人金忠栲还在上市公司中当了50天总裁。

时间再向前推回,2019年4月2日,深圳公安局福田分局通报深圳P2P网贷平台“理想宝”的案情情况。通报显示,理想宝已于2018年12月被警方立案侦查,警方对其平台相关负责人办理了限制出境手续。

早前,港股上市公司协同通信曾发布有关可能收购事项的意向书称,已与深圳市理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即“理想宝”)达成收购意向。理想宝也称,上述交易完成后,理想宝将正式借壳登陆香港资本市场。

“上市”变“上坟”的还有很多,暴风集团、乐视网、恺英网络、天马股份、步森股份、奥马电器、银河生物、天成控股、熊猫金控等互联网金融概念的上市公司,有老板被抓,有业绩暴雷,更有多家在退市边缘徘徊。

06 新人换旧人

祗看后浪催前浪,当悟新人换旧人。2019年,不少新词成为了流量明星,其中不乏科创板、虚拟银行、数字科技、理财子公司等,也包括一些传统的消费金融牌照、网络小贷、“套路贷”等已然保持热度。

2019年是科创板开局之年,在科创板发行也成为常态。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0日,科创板累计受理公司数量达到202家,其中23家公司终止审核。最终,70家公司已经成功上市。

另一个热点词汇则是虚拟银行。2018年5月30日,香港金管局发布的《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修订本显示,银行、金融机构及科技公司均可申请在香港持有和经营虚拟银行。

时隔一年,香港金管局共批复了8张虚拟银行牌照。截至目前,腾讯、蚂蚁金服、小米金融、平安集团、工商银行、渣打银行、众安在线、WeLab集团等机构均已获批。

香港金管局副总裁阮国恒指,公布8家虚拟银行牌照后,仍然有不少机构查询,以及表示有兴趣申请新牌照。该局会观察虚拟银行开业后的运作情况、用户反应、市场接受程度,以及对银行体系的影响,审慎考虑往后的发展路向。

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了解到,已有1家虚拟银行——众安虚拟银行(ZA Bank)启动试营业,WeLab Bank(匯立銀行)也表示将在2020年初开业。可以预见的是,这8家虚拟银行有望在2020年上半年全部开业。

可以看到的是,金融业务持牌将成为必然。事实上,央行行长易纲也多次强调,金融是特殊行业,具有很高的敏感性和外部性,并强调要持牌经营。“在这个牌照下严格依法经营,我们要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管。”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看来,互联网金融系统绝不能违背金融的基本特征,必须持牌经营,必须有监管单位的日常监管,必须有运营模式要求和风险处置方式,不能“无照驾驶”。

同样的,也不能百分之三十、五十的高息揽储、乱集资,不能无约束、无场景的放款融资、不能对借款人和单位钱用到哪里都不清楚,不能搞暴力催收等。不过,黄奇帆也表示,否定和整顿P2P,并不等于拒绝网络贷款。

展望2020年,对于互联网金融而言,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作为新生事物的代表,互联网金融的出发点依然是普惠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拓宽金融服务的便捷。降低风险,加强风控建设修炼内功仍是主要任务。

与此同时,借助科技的力量改造金融,实现创新能力和应用水平的双升,方能推动金融科技相关领域的进一步发展。值得一提的是,持牌也仍旧是一个主流趋势,让金融的回归金融,让技术的回归技术。

2020年,互联网金融将迎来更加规范的一年,监管科技的作用更加明显,数字化监管与“监管沙盒”也将为创新提供预警与缓冲作用,金融科技生态持有优化,开放银行也将成为可能。

对于P2P来说,2020年上半年仍将出清态势,越来越多的网贷机构将退出或转型,监管试点有望落实,只不过换成了新型的“持牌”。另一方面,网络小贷也必将迎来整顿风暴。

“持牌”也不代表万无一失,“保险业姓保”、“监管姓监”,“持牌”不仅仅是牌照,更是生命的红线和底线,也是风险的“防火墙”。敬畏市场,敬畏监管,也要敬畏每一个改变。

本文来自聚金网www.yytzw.com

  原标题:从2019到2020 互联网金融当悟新人换旧人

>更多相关文章
| 网贷新闻 | 网贷入门 | 网贷评级 | 理财小知识 | 原油投资 | 理财方法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网站统计
鄂ICP备14010903号-6 | 鄂公网安备42011502000165号 聚金网 版权所有 本站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
Powered by 聚金网  © 2011-2016 武汉聚金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