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5年,不能错过的8大财富机会

作者:www.yytzw.com
字体:
时间:2019/10/28 13:21
来源:和讯


  作 者:曾乔 君为科技董事长

  来 源:正和岛 (ID:zhenghedao)

  三季度GDP增速进一步降速,未来几年的中国经济,大概率要经历一个继续降速的过程,但在这样的经济背景下,会催生出什么样的生意新机会?又有哪些是能够参与的财富机会?

  说到财富机会,必然涉及到未来几年的“好生意”到底在哪里,不管是职业就业、投资理财还是生意创业,几乎所有一线的商业从业人士,都在不停的寻找好生意到底在哪?好生意的标准到底是什么?这些好生意都具备哪些特质?

  尤其2019年整体经济环境下行,各个连续增长了十几年的行业都在整体降速,再加上贸易战、企业裁员等各种状况层出不穷,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很多两三年前很挣钱的生意现在看来已经表现乏力,而很多两三年前并不显露的生意,这两年却逐渐开始初露头角。

  在长期咨询服务和一线调研的过程中,我们认为,未来五年的“好生意”,具备核心八个特点:

  寻找“夹缝型”市场的生意:

  只给1%的人群重度服务

  中国经济经过30年高速发展,已经到达了一个比较大的体量,大行业已经都有稳定行业玩家了,想要找到某个明显存在“空白市场”的生意,其实概率非常小。

  但这两年,我们确实看到,好生意机会不断的出现在各种细分市场,我们把它叫做“夹缝型市场的生意”。

  我们常用一个经验指标来做衡量:在这个市场里,某一个产品,全国的潜在消费者有没有超过总人口数量的1%,并且这些人愿意每年在这个产品上至少花1000块钱以上。

  如果可以,这可能就是一个百亿规模的潜在市场,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投资人喜欢用是否是“一个百亿级市场”去判断一个投资项目的潜力。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知识付费行业,2018年整个国内知识付费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2亿人次,而且这些用户少则几十块钱,多则几千块钱的购买知识付费产品,整个知识付费市场规模接近90亿人民币,这两年养活了不少做知识课程的内容创业者。

  寻找“真实”的利润空间:

  毛利率远高于获客成本

  “获客成本”主要是说每获得一个新客户所需要多花费的成本支出。很多人认为,毛利率高的行业就是好行业,其实未必。有些行业毛利率虽然很高,但是它的获客成本也非常高。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护肤品行业,护肤品的毛利率非常高,有些能到80-90%,但是它的广告费、渠道费加起来可能要占据售价的40-50%;这种生意其实非常容易出现“赚吆喝不赚钱”的现象,看似很赚钱,但其实成本非常高。

  但是,如果一个生意毛利率空间比较大,且同时获客成本相对较低,这类行业就有可能是一门好生意,尤其是有些产品在目前互联网的背景下,“获客成本”可以被大幅压缩,有些生意就开始变成“好生意”了。

  有些毛利率比较高的行业,一旦获客成本与互联网模式结合,出现了新的获客方式导致成本大幅下降,很可能会导致这门生意有一个比较可控的利润空间;并且,通过产业互联网的实践再进一步降低管理成本与流程效率,可能以前一门微薄利润的生意就能变成一门好生意。

  典型的例子就是现在以拼多多为核心的各种国产制造产品的替代,本质上拼多多改变了很多产品的购买场景,比如以前我们买餐巾纸可能大概率是通过每周去大超市买菜的时候集中购买,或者是小区楼下便利店购买,但现在很多人购买餐巾纸的方式是直接从拼多多下单。

  所以这两年很多行业开始被互联网重构,我们经过大量的研究论证,也认为:很多中国的传统行业都值得被产业互联网重新做一遍。所以从这样的角度去思考,瑞幸咖啡为什么是门好生意?其实就是这个逻辑。

  寻找“强势品类”的生意:

  痛点>爽点>痒点

  我们发现很多能够快速做大的生意,其实都有这样一个特点:产品强势。什么叫产品强势?就是这个产品能满足用户的核心痛点。

  如果用户的痛点足够痛,这个问题比较困扰用户,若能结合用户的核心痛点,这个产品就会很强势。用户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这样的产品就比较强势,一旦产品能强势,产品的输出就比较容易标准化。

  根据经验,一般“强势品类”有两种情况:

  一是由于行业本身的供需状态失衡,需求明显大于供给,这个时候产品就比较容易强势,典型的例子就是医疗行业,包括各种抗癌药等。

  二是供需比较稳定,但是某些产品有足够的核心能力,把自己的产品打造成行业中的强势产品。典型的例子就是苹果手机,苹果前几代触摸屏手机,甚至连可选颜色都会比较少,这样它的供应链就会比较简单,能通过把自己的标准化做好来完成自己的规模扩大。

  寻找参与者不太容易进入的生意:

  “门槛”既是难度也是机会

  行业的进入门槛一般有两种:

  一种是“行政准入”,比如某一种特许经营权,一般稀缺的特许经营权都能有一定的稳定利润。典型案例就是能源行业、天然气的加气站、地方的加油站,它的现金利润回收都非常稳定,只要拿到了经营许可,就能形成稳定的生意,这些生意都是“好生意”,大多数特许经营多为国有控股所持有。

  另一种准入,我们把它称之为“能力准入”,一般是一些高级知识分子、高科技能力、超高智商作为门槛,这种生意的特定资源其实是这门生意核心团队的大脑、经验、或者是技术专利。

  虽然这个行业做的事情非从业者也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却无法取代。

  但是寻找有门槛的生意,比较忌讳的是那些已经被寡头垄断或者行政干预的行业,这种生意一般人没什么机会参与,或者参与的成本非常高。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奶茶店、线下服装店一定不是普适性的好生意。

  寻找“不依赖特定资源”的生意:

  这门生意有没有“掣肘”

  有一些生意,虽然参与者、竞争者不太容易进入,但是又会产生另外一个极端情况,就是已经参与这个行业的公司,本身也无法提供更多的产品。

  比如我们最近看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行业叫“正骨行业”,专门帮人调理肩颈和颈椎的,生活中我们经常也能看到路边会有一些正骨诊所。我们去判断这个行业,基本上是符合我们前面说的四个特点的:

  1)基本上中国远不止1%的人有这个问题,尤其现在电脑和手机的渗透率和使用率的提高,每个人基本肩颈都有问题,并且每人每年的消费量远不止一千块钱;

  2)毛利率非常高,远高于它的获客成本;

  3)产品非常强势,真正有效果的正骨大夫,服务态度都比较差;

  4)这个行业也非常不容易进入,有很强的技术门槛,一般人学不来干不了。

  但是这门生意也有个很大的问题:一是正骨大夫每天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每天能看的病人也是有限的。

  二是一位靠谱的、专业的、能处理复杂病况的正骨大夫从头开始培养,短则四五年,长则十几年。所以这门生意它就会变成一个可以挣钱,但是做不大的生意。

  所以这种生意一定程度上就不能定义为好生意。

  寻找能够保持领先优势的行业:

  “先发优势”还是“后发优势”?

  我们发现有一些这样的生意,行业先行者完成市场开拓和市场教育之后,很容易被行业后进者跟进,这种情况我们叫做“后来者优势”,典型的特点就是一些应用技术研发的行业,门槛不高,但是非常容易被模仿。

  就很像现在的中美竞争,中国其实过去30年都是模仿创新,一步一步的通过学习国外优秀竞争对手,完成了自身的竞争力提升,所以现在美国在贸易战谈判中非常强调知识产权保护,原因就在这里。

  有这样特点的行业,就不容易成为一个“好生意”。

  以互联网为例,一旦新一轮颠覆性技术革命出现,第一名没有及时跟进而被第二名第三名抓住,第一名此前所建立的竞争优势容易被打破,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潮下,腾讯没有开发出微信,那现在的腾讯会是什么结果?

  所以,真正的好生意,是要寻找那些一旦护城河和领先优势建立,就能持续的确保领先优势的生意。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鸭脖行业:一旦行业内的领先企业,在全国完成了零售渠道的布局,就完成了终端用户品牌的建立,以及在禽类熟食加工上的完整供应链。

  这种竞争优势会非常明显,小公司根本学不来,所以这种行业就比较容易出现稳定的大公司,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一个鸭脖行业出了4家上市公司的缘故。

  不以局部盈利代表全行业水平:

  关注“平均水平”而非“头部水平”

  我们经常听说某一个行业的某一家公司非常挣钱,就默认为这可能是一门好生意,其实不然。

  典型例子就是火锅行业,海底捞2018年单店盈利达到360万人民币,且全球同时拥有460家门店。

  但如果以此为指标你就认为火锅是一个好行业,一猛子扎进去创业,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个行业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整个行业每年新开数千家火锅店,但也倒闭数千家店,平均的开店寿命只有1.5年。

  所以头部公司的盈利能力不能代表全行业水平。如果只有1-3%的公司非常挣钱,我们不能默认这就是一个好生意。选择行业,一定要看平均水平和普遍情况。

  寻找隐性风险小的生意:

  算出“内行人”的“内行账”

  当我们接触一门新的生意,经常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有一些企业,算账的时候,理论数据看起来非常漂亮,但真正去看经营结果的时候会发现,虽然现金流很好,但是如果要是算上折旧和摊销,打点关系,修修补补,可能这门生意就不那么挣钱了。

  典型例子是餐饮行业,如果扣掉了厨房成本,摊销折旧,租金涨价,可能很多小餐饮店都不赚钱。所以,一门生意光看理论收益没有用。

  还有些行业会出现回扣、打折、赠送等情况,甚至有些行业可能会存在隐性风险的成本。比如医美行业,过去几年美容整形行业的盈利能力非常强。但因为2018年行业整顿,导致全行业的盈利水平整体下降,所以这种“隐性风险”说明这个行业过去并不是真的那么赚钱,只是因为不够规范所以能赚到高额利润。一旦监管严格,就会出现行业普遍性的亏损。

  除了以上几种隐性成本和风险外,还有比如:折损率、退货率、客户维护成本以及一些售后成本等。综合考虑这些成本之后,就会发现有些行业不再是那么性感了。

  以上就是我们认为识别未来财富机会的八个关键,适合去判断一个生意是否值得介入?是否有前途?是否真的赚钱?是否能够持续赚钱?

  识别好生意的2个假设

  但其实这背后还有2个更重要的问题。

  假设一:这门好生意的时间周期是多久?

  任何一个行业的兴衰都有自身的周期,任何一个业务,一门生意,从不同的时间周期得出的结论可能都不同,这与行业周期、发展阶段都有关系。

  从六个月的角度评价一门生意,和从十年的角度评价一门生意,结论肯定是不一样的。

  假设二:寻找好生意的目的是什么?

  寻找好生意是寻找投资机会的前提条件,适合投资的大概率是好生意,但是好生意却不一定都适合投资。

  所以,我们首先需要思考的是:我们要赚什么钱?我们究竟是为了去挣取这门生意的现金流,还是为了赚它的股权增值差价?

  如果想挣现金流,关键要看:现金流是否稳定、是否有一个稳定的利润空间、是否有一个比较好的资金周转率,投资门槛不一定要特别高。

  但如果是希望获得企业的未来股票增值收益,甚至是未来上市,那么这门投资则有三点很重要:

  1)这门生意应该有一个比较好的成长性空间,有一个比较大的市场。

  2)这门生意最好资本投入比较大,能在资本介入下加速发展。

  3)这门生意必须能够阳光化,能够暴露在大众视野之下。

  基于以上八个核心关键和两个假设逻辑,才是真正判断一个生意是否值得进入,是否能够进入,以及如何进入的根本。

  结语

  纵观中国当前的产业成长机会,我们深刻体会到一个极其强烈的感受:

  一边是传统产业的冰封时刻,另一边是新兴产业的热火朝天,两个产业环境被极端拉扯交织在一起,并显著体现为为三个状态:

  一是全面降速、尾大不掉、节节败退、需求萎靡、信心迷失的传统经济,以工程基建、系统集成、房地产、金融投资、汽车销售为典型代表;

  二是轰轰烈烈的新业态新模式,以社交电商、消费下沉、知识付费、国货替代、手游出海、猪肉涨价、奶茶火锅、5G物联为典型代表;

  三是一边混沌一边狂奔的下一代科技变革,以人工智能、炒鞋炒币、芯片设计以及各种战略核心产业链环节国产化为代表。

  在中国宏大经济的纵深体量下,在三个分层的状态中,好生意不断孕育。

  本文仅代表作者,不代表正和岛观点。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正和岛。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原标题:未来5年,不能错过的8大财富机会

>更多相关文章
| 理财攻略 | 理财方法 | 互联网理财 | 理财产品 | 理财小知识 | 原油投资 | 理财方法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网站统计
鄂ICP备14010903号-6 | 鄂公网安备42011502000165号 聚金网 版权所有 本站提供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
Powered by 聚金网  © 2011-2016 武汉聚金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 })();